顶刊Nature首次遭遇罢工,颜宁潘建伟等签名声援!

2024-06-29 渥太华微生活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1711000717437.jpg


“这是155年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创刊155年以来,《自然》(Nature)杂志迎来了员工的首次罢工,这可能导致这一著名的期刊首次缺席出版。

当地时间6月20日,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以下简称“施普林格自然”)全国记者工会(NUJ)的成员进行了为期一天的罢工。此次罢工是未来两个月内八次罢工中的首次。NUJ拒绝了施普林格自然5.8%的加薪提议,认为该涨幅远落后于生活成本的上涨。

尽管施普林格自然每年获利数亿美元,并收取全球最高的文章处理费,但这些收益却未能公平回馈给工作人员,NUJ已准备好谈判解决这一争端。此次罢工将波及施普林格自然旗下60 余种期刊,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自然》杂志及其系列刊物。

虽然施普林格自然声称罢工只影响了英国员工,预计出版计划不会受到影响,但是NUJ发言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任何中断都可能导致工作积压”。

对《自然》杂志的罢工,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煤炭研究所所长、2021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本·利斯特认为:“科学不应该是贪婪的主体,而应该是开放、自由、热情和公平的主体。”

73559AE4A3CECCF2E2748CCD703F550FF74E9DEE_size182_w1080_h648.jpg

6月20日,英国伦敦,抗议者们聚集在施普林格自然的办公室外。图/NUJ


得到科学界支持

伦敦国王十字车站是英国乃至欧洲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也是《哈利·波特》中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始发站,著名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就位于此。

几百米外,隔一条街就是施普林格自然在伦敦的办公室。当地时间6月20日,现场参与罢工的聚集者通过牌子和口号,表明了他们选择罢工的原因:“《自然》杂志获利但不肯分享”“施普林格自然应向我们支付公平的报酬”。

NUJ发言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数十名工作人员在公司外设立的示威点进行了罢工。抗议者们聚集在一起,分享NUJ提供的饼干,伴随着特别的罢工歌单跳舞表达抗议,路过的公交车和汽车则鸣笛声援。NUJ 成立于 1907 年,是一个代表英国和爱尔兰新闻工作者的工会,旨在为成员在职业发展、工作条件和权益等方面提供支持,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独立记者工会之一。

《自然》杂志的一位记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NUJ就已获得正式承认,能代表约380名在英国工作的《自然》杂志编辑、美术编辑、记者和制作人员集体谈判。380人中,200 多人为NUJ 成员,其余180 名受薪资谈判影响的员工也有资格参加罢工。

一位不愿具名的参与罢工的资深编辑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此次罢工持续了24小时,并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周到几个月内进行其他一系列活动。

6月24日,NUJ成员进行了第二次为期的一天罢工。根据NUJ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7月还将举行数次为期一天的罢工。在罢工的间隔,员工将仅“按章工作”,即工作严格按照雇主规定或合同条款的要求进行,不会超出或主动提供额外的服务或工作内容。

这次罢工获得了科学界的支持。一封公开信已发送至施普林格自然,以支持为争取加薪罢工的员工。截至北京时间6月25日凌晨2点,该公开信已经收获1000余名签名者,其中包括1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前述《自然》杂志记者介绍,该公开信也得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陆朝阳等知名学者的声援 ,“他们都直接通过电子邮件向我们的一名同事表达了支持”。

潘建伟曾经入选《自然》杂志评选的2017年全球十大科学人物榜单。此外,《中国新闻周刊》也在公开信上看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颜宁的签名。

根据NUJ官网消息,当地时间6 月 21 日,欧洲工会联合会 (ETUC) 秘书长埃丝特·林奇在致 NUJ 秘书长米歇尔·斯坦尼斯崔特的一封信中表达了该联合会对罢工记者的支持。回顾整个欧洲的生活成本危机的影响,林奇承认,这场斗争很大程度上是由企业利润驱动的。


涨薪谈判失败

这次罢工是一系列加薪谈判失败的后果,谈判的双方是NUJ工会代表和施普林格自然。

自2023年9月以来,双方关于2024年加薪的谈判一直在进行,但谈判于今年 4 月破裂,NUJ成员多次拒绝了公司提出的5.8%的加薪建议。2024年5月,NUJ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了投票,整体90%的投票率中,93%支持罢工行动。

施普林格自然称5.8%的报价“高于通胀率”,其发言人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复说,“加薪对 NUJ 谈判群体中的所有成员开放,其中许多人已经接受了”。此外,在2022年和2023年进一步支付生活费用的基础上,施普林格自然最近还采取额外措施,以应对员工通勤和生活成本的增加。

NUJ则认为该公司声称加薪“高于通胀率”的说法具有误导性。通胀率在谈判期间已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价格降低,只是涨幅放缓。加薪无法抵消近年来通胀率上升和相关生活成本危机造成的实际工资下降。

在生活成本高昂而且物价上涨严重的伦敦,NUJ工会成员支付房租、抚养孩子、看牙医的压力越来越大,NUJ的发言人曾形容,很多人已经到了崩溃点。在NUJ官网上,一位施普林格自然的匿名工作人员表示,去年他的能源账单增长了两倍,食品账单上涨了约20%,他不得不卖掉了车,并放弃了许多娱乐活动。另一位工作人员认为,他不应该在全职工作同时为了养活自己发愁。

还有工作人员评论:“根据英国央行的通胀计算器,考虑到通胀因素,我现在的工资应该上涨 9.6%,这样才不会实际上亏钱。更不用说我的资历和经验本应得到的相应奖励,5.8%简直就是打脸。”

除了通胀,NUJ谈判的薪资也考虑了工作量、工作与生活平衡以及公司在谈判中的行为方式。NUJ认为,与普遍存在的弹性工作制趋势相反,施普林格自然宣布计划将《自然》杂志编辑前往伦敦办公室的工作天数增加一倍,这将进一步侵蚀拟议的加薪幅度。

一位《自然》杂志编辑表示,5.8%的加薪提议不足以应对工作负担。他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经常出差并熬夜至午夜处理会议、论文征集和沟通事务。在严重且长期人手不足的团队中,他还需应对科学不端行为、更正和撤稿等棘手问题。

对于公司在谈判中的行为,NUJ 秘书长斯坦尼斯崔特认为这“尤其令人失望”。他在NUJ官网评论,施普林格自然将精力投入到对员工不必要的敌对和挑衅性沟通上,而不是将这些精力用于务实解决争议。

前述资深编辑也认为,该公司从未真正真诚地进行过谈判。“公司的提议在我们许多人看来是故意惩罚我们的工会成员。”


或将影响 《自然》按时出版

关于罢工造成的影响,施普林格自然的发言人声称,“在全球团队的支持下,《自然》杂志将继续每周出版”。

第二次罢工结束后,施普林格自然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之前发言人的声明仍然有效且正确,“《自然》杂志继续由全球团队支持出版,周三在线发布,周四印刷发行”。

但是NUJ 发言人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除了《自然》,罢工还影响了《自然》品牌旗下的所有刊物。“所有这些刊物的工作量都很大,时间紧迫。任何中断都可能导致工作积压。”

对于罢工间隔“按章工作”的影响,NUJ进一步介绍说,“由于员工经常在晚上和周末加班,按章工作可能会显著影响《自然》系列期刊按时发布通常数量文章的能力”。

罢工还可能对施普林格自然旗下的社会期刊产生影响,例如《EMBO 期刊》 《英国牙科期刊》。罢工开始前,NUJ 的一位发言人曾向媒体透露,罢工可能会造成混乱,包括“丢失《自然》 杂志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6月20日罢工前,最新一期的《自然》杂志已准时出版。《自然》起源于英国剑桥地区举行的定期科学讨论小组,1869年在英国伦敦创刊,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开始,这本杂志逐渐成为发布新研究成果最受欢迎的地方之一。

20 世纪 90 年代初,《自然》杂志的员工也曾投票决定罢工,但由于谈判双方最终重返谈判桌,这场罢工未能继续进行,也并未影响期刊运作。2015年,麦克米伦科学与教育出版社与施普林格出版社合并为施普林格自然,将之前属于麦克米伦的《自然》杂志并入其中,使其成为施普林格自然的一部分。

NUJ认为,罢工的意图是在产生任何重大影响前让公司回到谈判桌上。施普林格自然的发言人表示,“我们仍然希望这种情况能很快得到解决,并明确表示我们愿意坐下来进行进一步讨论”。

第二次罢工结束后,NUJ认为施普林格自然需要带着更好的薪酬待遇重返谈判:“施普林格自然没有提出更好的条件,也没有接受我们会面的提议。”


“获利但不分享”

正如现场游行的标语,NUJ成员对施普林格自然“获利但不分享”感到愤怒。

NUJ认为,施普林格自然可以轻松承受大幅加薪,给员工公平的工资。在最新的2022年财报中,施普林格自然营业利润超过 5 亿美元,利润率为 27%,并在最近以25 万美元的年薪招聘两位副总裁,“一名副总裁的薪水相当于给参与谈判的成员每人加薪 500 英镑左右”。

与此同时,公司为《自然》和其他研究期刊设定了每篇文章8890英镑(约合82000元)的文章处理费,这是所有科学出版商中最高的之一,较2023年的费用增加了8%。采用开放获取出版模式的期刊会收取文章处理费,以资助出版过程,之后,文章对于公众免费或部分免费获取。

签名公开信中,一个科学家这样留言:高额的收费,低廉的薪水,不错的生意。

今年 2 月,路透社报道称,一家持有施普林格自然 47% 股份的私募股权公司正考虑将该公司上市,并可能于今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 (IPO),估值高达77 亿英镑。NUJ 发言人将施普林格自然的薪酬报价与可能的上市计划联系起来,曾对媒体评价说:“他们非常注意压低成本。”

科学出版顾问、自然出版集团前高管詹姆斯·布彻在他的时事通讯中写道,多年来,《自然》杂志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编辑们对自己作品的奉献精神。

詹姆斯认为,当施普林格与麦克米伦合并时,新公司名为施普林格自然,而不是施普林格·麦克米伦,股东们大概认为在名称中加入“自然”二字可以提高其声望和价值。而由于核心员工与管理团队发生了直接冲突,在进行IPO之前,需要先解决罢工的问题。

在施普林格自然发言人给《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中,该公司拒绝评论关于IPO的任何信息。今年6月,一位匿名编辑曾经向英国《泰晤士报》表示,因为“团队长期人手不足”, 现在感觉《自然》不那么学院化了。

1869 年的一封信表明了《自然》杂志名字的由来:“麦克米伦昨天告诉我,他已下定决心 ——决定采用纯粹而简单的‘自然’这一名称。”

155年后,前述资深编辑在给《中国新闻周刊》的邮件中写道:“我们比管理层更关心期刊、作者、审稿人和读者,因为管理层完全关心的是利润。”他预计,由于罢工影响,期刊文章处理将被延迟,并且可能会错过《自然》的出版日期,“这是155年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二维码 | 渥太华微生活

编者注: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文字和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速联系小编,立即删除。

158
全部评论 (1)
匿名天使 发表评论于:2024-06-29 21:09:36
欢迎停刊《Nature》,欢迎《Nature》职员来华自主创业!😇
展开快速发表评论

科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