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帝祭天节到吃饺子节,谁把我们的冬至文化偷走了!

2019-12-22 渥太华微生活
来源:有历史

相关链接:

冬至将近“数九天”自此开始,你知道何为数九吗?

冬至的饺子,你是昨晚吃的,还是今早吃的?或者等到今晚再吃?

放心,不用觉得自己家乡的吃法最有文化,或者最没文化。

2B63080373940E0C50091ACD1BE5A6CCC2C39E0F_size479_w640_h853.png

啥时间吃饺子,其实跟文化关系都不大,因为冬至吃饺子本身就不是什么传统文化。

是不是觉得挺幻灭的?没事,一会儿看完文章,你又会找回自信滴。

相信我,不忽悠你。

1、古代的冬至,居然比过年还重要

冬至,起初只是一个天文学概念。

这一天,太阳直射点到达南回归线,北半球的这一天,昼最短,夜最长。

过了这一天,太阳直射点从南回归线向北转移,昼开始变长,夜开始变短。

这些知识都是高中地理学的,幸亏还没还给老师。

古人对天文知识很重视,越往古代越重视,因为越往古代,人们对天地越敬畏。

先秦时代把冬至视作一年节气的起点,而不是春。《周礼·春官》记载:“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

在先秦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估计要被当成异端说,把你吊起来烧成烤串儿。如果你是一个穿越爱好者,请务必记住这一点。

所以,殷商以十一月为末月,周朝则以十一月为岁首之月,秦朝又提前,把冬十月当成岁首之月。所有的大事,都在冬至所在这个月左右发布,因为这是一元复始的时候,人间的帝王,要紧跟天的旨意,在冬至这个一年中最重要的节点决定或者发布重大的旨意。

古代有所谓的什么“冬至大过年”之说,其实最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年,而只有一个冬至。

直到汉朝采用夏历,才把十二月改成岁末,正月改成岁首之月。

但是汉朝最终也没改过的是干支纪年的顺序。

熟悉干支纪顺序的应该知道,一年的十二个月都有地支作标记。正月是寅月。为啥呢,因为十一月是子月,也就冬至所在的月。

2、古代的冬至是个大阵势,皇帝要亲自出马祭天

古代皇帝讲究受命于天,天时首重冬至,那么皇帝也必须重视冬至节。

每年的冬至节,天子们都要举行盛大的郊天礼。

殷商时就有这礼节,甲骨文上发现过日南至(冬至)在寰丘祭天的记载。

0EF0B4C112D9516288C582E56A7AC834BE5AF3F1_size573_w640_h434.png

《周礼·大司乐》记载:冬至日祀天于地上之圜丘。

周朝还一度扩大了冬至祭祀的范围,除了祭天,还要带上三公九卿,到北郊祀五方帝及日月星辰于郊坛,祭天、祭祖妣、祭百神。

祭祀完成后,还要举行盛大的朝会,百官向天子贺冬节。

这阵势之大,一年之中绝无其匹。

就算后来正月初一成了元旦,从年节的意义上取代了冬至日成为一年之初,但冬至的重要意义,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很长,很长,很长。

直到100年前……

清朝还在坚持冬至日圜丘祭天。

6E17F8DE79D36912433F218C0CA900DB60AB9E56_size412_w550_h309.png

清朝冬至祭天,皇帝要穿最正式的礼服,祭昊天上帝,升火悬灯,乐奏钟鼓,唱迎神曲,祈祷上天保佑国泰民安。

我们这代人的曾祖一辈,可能经历过这个两千多年前,甚至三千、四千年前就已存在的活化石般的节日。

是不是觉得虎躯一震,卧槽一声?

中国传统节日多以百数,大多数节日都在两千多年历史演化中变了样,或者干脆就没了。

唯独冬至节,居然一直活到清末,也堪称传统节日的一大奇迹了。

3、冬至节为啥沦为饺子节了?

30EBD0C34A441633C2A69D8C5416AB8939B25AE5_size238_w500_h320.png

古代官方重视冬至,民间也重视。

民间模仿皇家礼仪,在冬至节也祭祖祈福,人们还要互相赠予礼物,称之为贺冬。

寓意也是绍上古之余绪,冬至阳生,代表着一年的开始,所有的福气,都要从冬至开始。

那位眼尖的看官问了,怎么冬至还祭祖,难道冬至是另一个遗失的鬼节?

没文化了不是。

古代讲究冬至祭祖、清明扫墓,两者是有所区别的。祭祖多在祠堂或家中,不须到墓地,更偏重于敬祖、祈福,与清明的慎终追远不一样。

扯远了。还说冬至。

古人冬至也吃特色食物,宋朝吃馎饦,大概是馄饨的前身。

但是到现在,大家也都明白,冬至谁还祭祖?

北方大部分地区的冬至民俗,也就是吃个饺子。

以至于很多民间传说发明家,发明出吃饺子是为了纪念张仲景用药材饺子给大家治冻伤的故事。

倒是很接地气。

但是用赵丽蓉老师那句话,老祖宗的好东西,都叫你们给糟蹋了。

那么,原本很高大上的,带着一定宗教仪式感的大节,为啥变成热气腾腾的饺子节了呢?

难道现代中国人都玩了命的淘汰传统文化,故意取粗去精吗?

倒也未必。

冬至节令,从历史脉络来看,越往古代越重视。个中原因在于,古代农业科技条件不发达,冬至对于农业生产,意味着一个新的循环的开始,意味着阳气的复生,意味着新的希望。

故而古人对一个简单的节令,附加了政治、宗教、生产等多重意义,以至于有些过度神化,成了人神交流的时刻。

到了后世,随着农业科技的进步,古人对于大自然的掌握和了解更加深入,对天地四时的敬畏,其实是越来越淡化的。人定胜天的概念,在先秦时代说起来,只不过是百家争鸣中毫不起眼的一家之言。

但到了后世,这样的观点越来越深入人心,反映的就是这个趋势。

清末虽然承继了冬至祭天的盛大礼仪,但其意义恐怕更多的是完成任务,而非真的对天时节令有什么真正的敬畏。

毕竟,20世纪初的清末时代,近代科技已经伴随着隆隆的火车声,驶进古老中国的心脏地区,人对于天时节令的看法,历史性地跌到了冰点。

冬至日的传统礼仪,也随之瞬间瓦解。

物换星移,旧者去,新者来,我们大可不必遗憾什么。

但知其无,更当知其何以无,因为这中间,隐藏着华夏文明生生不息的基因。

编者注: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文字和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速联系小编,立即删除。

419
全部评论 (0)
展开快速发表评论

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