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65岁,晚年最后悔的事,就是卖掉老家的房子,跑去做儿子的邻居

2024-04-11 渥太华微生活
来源:十指言情

ad_baoguoli.jpg

无论何时何地都需要一种距离感,不管是在什么年龄段的人都应该是这样的,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我们理应知晓。

可偏偏在很多的家庭关系中我们却忽略了这一点,有些时候距离越近,感情不一定会越深。

我叫焦霞,今年六十五岁了,我的老伴六十六岁,我们俩现在都是退休老人,过着一些简单普通的日子。

我退休的时间比较早,十年前我就已经退休了下来了,只不过那时候因为自己觉得自己还比较的年轻,还能干活,再加上我的退休金只有一千出头,老伴也没有退休,因此我就又重新找了个工作继续干活了,这才等到了老伴六十岁退休了我才正式不干了,开始一块过着晚年的生活了。

我的老伴退休金比我要强一些,他是单位退休的,退休之后的退休金还是比较可观的,再加上我的那一千块钱,我们俩一个月可支配的退休金就四千多块钱,这笔钱对于在我们这个四五线的小县城来说其实已经挺安逸的,没有特别贵的物价,也没有特别高的需求,每天也就是买菜做饭,买点药,看看病之类的,基本没什么很大的开销了。

有时候也会学着别人一样到处去玩一玩,旅旅游,看看风景。

20240407145419291.jpg

在外人看来其实我们两口子的晚年生活是有着足够的经济保障以及精神满足的,他们羡慕我的晚年生活,羡慕我们的感情和睦,羡慕我们不用给孩子们带娃,也羡慕我们的身体健康,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心态。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下,我却做了一件让我特别后悔的事情。

五年前,我跟老伴在孩子的建议下,卖掉了我们在老家的房子,搬到了儿子的对门,和儿子做起了邻居,从一开始的开心与幸福,渐渐成为了一种煎熬。

儿子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我们身边,也很听话,很懂事,但在大学毕业了之后就很少回来了,起初他只是在省城打工上班,逢年过节都会回家里来,但后来就在省城安家了,这让我难受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是想要让儿子回我们县城里找份工作踏实生活的,这样离我们也能够近一些,可他的心却不在我们老家,总想着到外面生活,最后我们也拗不过他,只好尽力的帮助他在省城安家了。

那时候我们也想过在给儿子买房的时候买个大一点的,买个四室三厅的,这样的话以后等我们俩退休了就能够过去跟他们一块生活了,也肯定是住得下的。

可儿媳妇却不乐意,当初结婚之前聊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儿媳妇就觉得房子太大了不好打扫,又不太愿意跟我们一块生活,无论是地段还是楼层也都不满意,最后只能按照他们的想法买了一个他们喜欢的两居室,觉得房子小一些好生活。

后来我跟老伴又想着去省城买个房子,等以后老了搬过去离他们近点,但是被老伴否定了,一方面是省城的房子太贵了,我们可能负担不起,另外一方面是我们的工作以及朋友都在老家,搬过去生活不方便。

就这样我们俩才一直都在自己的家里生活着,偶尔过去他们家里帮帮忙,也只是短住而已。

所以这才有了我退休之后再找工作,老伴退休之后我们生活自由的情况,可除了自由之外,我们俩面临的还有一种孤独的感受。

有时候看着小区里其他同龄人,几乎大多数都是在帮助自己的儿子带娃的,带着去上课,带着孩子去外面玩耍,比我们家要热闹太多了,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家里总会有阵阵的欢声笑语,而我们家却只有冷清与孤独。

20240407145421869.jpg

正巧这时候儿子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消息,说他们对门的邻居打算卖房子了,他想要把那个房子给买下来,到时候我们俩就可以搬过去跟他们生活的近一些了。

我当即听完就让儿子去多聊一聊,问一问价格,我们俩准备凑钱买下来。

这个过程显然是又长又心酸的,儿子对门的那套房子比他们家还要小一些,价格方面自然比儿子的那套房子少一些了,可即便是如此,我们俩的钱依旧是不够的,算了算把我们俩在老家的房子卖了,再添上二十万才可以买下来,我们俩的存款也有二十多万,可这钱是以备不时之需的,万一我们俩生病住院了才能够动的钱,这要是一掏出来,我们就彻底没有养老本了,心里还是挺不踏实的,迟迟不肯下决心。

直到最后儿子才给我们吃了颗定心丸,他说剩下的二十万做成贷款,一个月也还不了多少钱,等到时候住在一起了生活开销方面也会省下来,他们来还这笔钱。

就这样我才跟老伴答应了下来,我们俩正式在五年前搬到了儿子对门生活,成为了他们的邻居,几乎就是拎包入住的,房子里也没有什么改动,虽说是两居室,比我们老家的房子小很多,但住我们俩人也足够了。

况且到儿子家就两步路的距离,离得近了好像才能够让生活变得不那么的孤独。

可没想到我所以为能越过越好的日子,却在后来慢慢的变成了一种煎熬。

20240407145422581.jpg


首先就是经济方面的拮据了。

买房的时候贷款了二十万,这每个月需要还的贷款以及儿子自家房子的贷款加起来其实不是个小数目了,为此我跟老伴主动商量着每个月给他们两千块钱用作还贷,这样也能帮助他们缓解一些生活压力。

儿子倒是接受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们经济方面的拮据了,之前说过我跟老伴每个月的退休金一共加起来也就是个四千来块钱,除去给儿子的两千块钱之外,我们也就只剩下了两千块钱了,这两千块钱都用作生活费都不太够。

以前在我们老家的时候一个月买菜做饭的生活开销也就花上个一千五百块,这还是算多的时候,少一些的时候我们俩一千块钱就够吃喝了。

可现在在儿子这边的生活费一千五百块钱完全不够用,因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儿子他们一家人。

他们时不时的就过来说晚上回来来我们这边吃饭,就连外孙有时候还会“点餐”,上学之前告诉我们他想要吃什么,然后我们去买,去做饭。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每天都会来我们这边吃饭,按理来说他们来吃饭我们不应该斤斤计较,人多热闹,应该开心一点的。

可光吃饭不给钱的做法也是让我颇为头疼。

这样一来一回的算下来我们一个月光是在吃饭方面的开销起码就得三千块钱了,甚至孙子想吃点好的,过节的时候花销就更多了,每个月我们俩不仅剩不下钱,还得从自己的存款中提出一部分钱来,自然让生活变得拮据了不少。


其次就是想象的舒适生活,却变成了一种累赘。

一开始搬过去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要帮助他们分担一些生活压力的,比方说叫他们来家里吃饭,或者是等到他们上班离开了之后去给他们打扫屋子,洗衣服,晾衣服,还给他们收收快递等这些事情。

但是后来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了之后这种事情似乎就成了理所应当,他们开始“指挥”我去做一些事情,比如哪里的超市降价了,他们让我们去买一些家里的日常用品,孙子在哪里上补习班,我们去接送他,再比如他们夫妻俩或者是出去玩,或者是加班的时候赶不回来,就让我们在家里给孙子做饭。

甚至有的时候儿媳妇还会打电话让我去给她送个落在家里的文件袋等等。

这些事情都在无形之中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种累赘,以前想过搬过来是一块生活的舒适与安稳,可没想到却成了一种累赘,让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累。

20240407145424469.jpg


再然后就是我们与儿子儿媳妇之间的矛盾了,矛盾增加也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差了。

因为前两件事情所引发的我心中的不满,间接导致了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朝他们倾诉我心中的不悦了。

有时候我让他们交伙食费,语气轻一点的话他们不当回事,嘴上说着下次给,语气重一些的话他们又开始埋怨说他们现在要养孩子,要还两个房子的贷款,没有钱了,让我们自己承担。

反正这事儿说一次两次没有给就怕引起他们的不满了,毕竟亲人之间谈钱是最容易伤感情的地方了。

更让我们之间矛盾变大的地方还不止于此,还有些时候他们来家里吃饭,不掏钱,不出力,结果还要嫌弃我做的饭菜不好吃,有些时候叫我去给她送东西,我老眼昏花送不明白,迟到了他们也怨我,有时候叫我给他们买东西,买错了也还要被说……

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都成为了我们彼此相处过程中矛盾产生的地方了。


最后便是我与老伴生活缺少了自由。

在老家的时候我跟老伴出了门去哪里都方便,城市小,人也不多,车也不多,想去公园就去了,想去广场就走过去了,一切都十分的方便。

可是自从到了他们这边之后每次出去广场上转转就得走三四公里,而且到了广场上也没认识的人,只能自己坐会,然后就回去了,这让我们的生活状况特别枯燥。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时不时还能去找一些朋友们聊聊天,打打牌,可到了这里之后一个朋友也不认识,更别提打牌这件事情了,压根就没人,还得重新去结交新的朋友,去跟着他们一块学说普通话,让我的心理压力骤增。

至于旅游这件事情的话,我们自从搬过来之后就只出去在省城周边的景点看了看风景,逛了逛,从来都没出去过其他地方了,不是我们不愿意,是因为兜里的钱不多,是因为没有了那种心思。

20240407145426858.jpg

事到如今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五年前做出的那个决定有多么的让我后悔,我所期待的子孙满堂,热闹生活的晚年生活也确实偶尔会存在,可这种欢乐却很快就会被那些琐碎的烦恼所取代,我想着离他们近一些,我们的生活有保障,晚年会更加幸福,可却没想到离得近了,却得到的是更多烦恼与矛盾,生活一团糟。

现在的我真的是后悔当初卖掉老家的自住房来省城做儿子的邻居,连退路都没有了,想回去也回不去了,过得真的挺煎熬的。

二维码 | 渥太华微生活

编者注: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文字和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速联系小编,立即删除。

842
全部评论 (0)
展开快速发表评论

文化资讯